中共中央宣傳部委託新華通訊社主辦

這項任務第一次擺到首位

2020-11-27 09:22
來源:半月談網

眭紀剛

參觀者在高交會中廣核展台瞭解“華龍一號”核電技術-毛思倩-攝

科技創新是驅動現代經濟社會發展的主要動力。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審議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以下簡稱《建議》)提出,“堅持創新在我國現代化建設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國家發展的戰略支撐”。這是我黨在編制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五年規劃建議的歷史上,第一次把科技創新擺在各項規劃任務的首位。

科技自立自強

回眸新中國科技發展歷程,我們一貫強調自力更生、自主創新,這次全會提出“把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國家發展的戰略支撐”,既是與以往的科技發展思想一脈相承,同時又具有更加深刻的時代背景和豐富內涵。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積極融入國際分工體系,國際貿易帶動經濟快速發展,美國成為中國最重要的貿易伙伴。從本質上來説,中美貿易是一種互補型貿易,即美國從事研發、設計、服務等高附加值活動,中國從事生產製造等附加值較低的經濟活動。中國的產業發展應用了大量源自美國的科技成果,而美國科技企業也高度重視中國的巨大市場,兩國通過貿易俱可獲得利潤。

但按照經濟社會發展規律,一國製造業如果止步於低端的加工環節,人均GDP到達5000美元就很難再有突破。隨着我國勞動力成本優勢相對下降,要素驅動力有所弱化,舊有的發展模式亟待更新,因此黨的十八大提出“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十九大又進一步強調“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

中國經過70餘年學習和積累,科技創新能力顯著增強,直接帶動產業競爭力躍升,開始佔據國際價值鏈上游位置,中國也日益步入強權環伺的國際貿易競爭深水區。在此世界面臨空前變局,單邊主義、保護主義、霸權主義威脅陰霾日重之際,中國創新發展的環境面臨深刻複雜的壓力。

從美國公佈的加税清單可以看出,美國擔心的不是中國傳統產業對美國的巨大順差,而是中國新興科技的快速崛起。經過多輪磋商之後,中美兩國於2020年1月簽署第一階段經貿協議,持續一年多的貿易戰暫時告一段落,讓人們以為中美兩國關係會趨於緩和。但今年以來,美國對中國的打壓並未停止,反而以“國家安全”為由,將貿易戰升級為科技戰,而且制裁手段變本加厲,包括出口管制、將中國高科技企業和高校院所列入“實體清單”、取消留學生簽證等。

長期以來,有人過於迷信新自由主義經濟學的市場理論,認為技術也是普通商品,可以通過市場和貿易途徑獲得,忽視了戰略技術的特殊性。

絕不是閉門造車

當前,全球新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蓬勃發展,前沿科技的疆域不斷拓展,正在成為重塑世界競爭格局、創造人類未來的主導力量。其中,信息技術產業作為智能社會的基石,更是未來各國科技競賽的制高點,意味着國家實力持續升級的希望。正因為信息技術對於經濟發展和國家安全的重要作用,所以成為美國製裁中國的重點,近期舉國矚目的“芯片之痛”只是其全面限制和打壓的一例。

可以説,正是國際競爭局勢的深刻變化凸顯了我國科技自立自強的重要性。

目前,我國研發經費投入雖然已超過2萬億元(僅次於美國),佔國內生產總值2.23%,超過歐盟平均水平,但從科技發展的一些關鍵指標看,仍然存在諸多不足之處。基礎研究比例仍然較低,研發投入結構有待優化;製造業總體大而不強,自主創新能力較弱,關鍵核心技術與高端裝備對外依存度高,整體處於全球產業價值鏈的中低端……距離真正意義的自立自強還有一定距離,攻堅與變革,任重道遠。

正是在此背景下,《建議》正式提出“把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國家發展的戰略支撐”,這是一個意味深長的判斷。

當然,科技自立自強絕不是閉門造車,我們將會繼續加強與世界各國的科技交流,特別是在人類共同面對的全球性問題上加強合作,主動承擔大國責任,打造創新發展的命運共同體。(作者系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諮詢研究院研究員)

責任編輯:常磊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