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傳部委託新華通訊社主辦
基層作為>正文

薊州區發展林果產業振興鄉村:小柿子做出大文章

2018-06-07 10:51
來源:天津日報

初夏時節,薊州區磨盤峪村的柿子樹已是青果滿枝。

一大早,果農孔憲良和妻子就在大東溝柿子園忙活起來,先用鐵杴挖開柿子樹下的土層,然後把一筐有機農家肥均勻地撒在樹下,再用土覆蓋。“現在正是柿子生長的關鍵期,需要大量的營養,以確保秋季大豐收!”孔憲良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笑着説,“為了確保柿子品質和口感,我們不施化肥,而施花大價錢買的有機農家肥。”

孔憲良的妻子搶着説道:“我們種的磨盤柿都是要出口的,質量必須要達標,澆水、施肥嚴格按照專家的要求,特別精心呢!”

磨盤峪村村主任盧建國介紹,大東溝果園有1000多棵柿子樹,每家每户都有樹。前幾年,這個時候村民都出去打工了,無人來施肥管理,原因就是柿子不好賣,還賠錢,果農們的心都涼了。從去年開始,這個果園變身出口柿子園,柿子樹又成了“搖錢樹”,每公斤賣到1.6元,村民樂壞了,家家户户又把柿子樹當成寶貝來侍奉了。

薊州盤山磨盤柿個大、色豔、汁多、脆甜,遠近聞名,在國內300多種柿子中獨佔鰲頭,1998年被評為天津市名牌優質農產品,2008年被認定為國家地理標誌產品。

孔憲良説,這樣好的磨盤柿,前些年愣是不賺錢,水果販子來收購,每公斤只給0.6元,這樣算下來,加上採摘的人工錢、買紙箱子的錢,賣一箱柿子不但不賺錢反而賠錢。不得已,冬天就讓柿子掛在樹上,任由風吹日曬,雖然心痛,但沒辦法,柿子園幾乎荒廢。

孔憲良妻子回憶説,沒想到去年10月,一輛大車開進村收柿子,可把村民們樂壞了,全村青壯勞動力和一些老人孩子都自發上果園摘柿子,比過年還熱鬧。不到10天,全村的柿子就被收購一空,一張張百元大鈔送到了果農手裏,真比過年還開心啊!

“前來收購柿子的是薊州綠食集團。去年10月採摘季,他們挨家挨户收柿子,全村5萬公斤柿子全賣給他們了,每户果農平均增收2000多元。”盧建國開心地説。

果農陶新成右臂殘缺,只能在家種柿子。往年他特別憂愁,因為柿子不賺錢,今年則是滿臉笑容。他指着院子裏一個個空空的果筐説:“去年採收的1萬多公斤柿子全都被薊州綠食集團高價收購了,總共賣了2萬元,可幫了我們殘疾人大忙!”

薊州綠食集團收購部經理王士光介紹,去年10月到12月,他們除了收購磨盤峪村5萬公斤柿子外,還上門收購了許家台鎮、官莊鎮、穿芳峪鎮很多果農家裏滯銷的柿子,總量達到了50萬公斤。

薊州盤山磨盤柿有悠久歷史,北部山區總面積達到6萬畝,是薊州區林果產業的重要一部分,一個個柿子跟果農們的收入息息相關,備受關注。但近年來盤山磨盤柿國內市場滯銷,價格低迷,薊州綠食集團高價收購的50萬公斤,又該如何消化呢?

在薊州開發區南側新建的一座農產品保鮮中心大樓,蔚為壯觀。

這裏的低温保鮮冷庫、質量檢測室、深加工車間一應俱全,其中盤山磨盤柿保鮮冷庫就有8個,工人們正對冷庫設備進行維修調試,確保秋季柿子冷藏品質更佳。

“我們消化盤山磨盤柿的第一招就是把高品質的柿子直接出口。”薊州綠食集團總經理盧光説,“這座農產品保鮮中心大樓就是為出口柿子專門興建的,總投資達到1200多萬元。去年從10月份開始到年底,這裏就成了盤山磨盤柿冷藏加工出口的大本營。”

盧光介紹,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因為當時市場上應季水果少,盤山磨盤柿特別暢銷,賣價也好,尤其是在東北,人見人愛,供不應求。後來應季水果品種增多,盤山磨盤柿不再一果獨大,競爭對手增多,國內銷量迅速下滑,售價很低,種柿子就不賺錢了。

薊州綠食集團是區政府組建的薊州綠食中心下屬的一家大型國有農產品龍頭企業,盤山磨盤柿滯銷,他們不能袖手旁觀,該出手時就出手。

“盤山磨盤柿國內滯銷,開拓國際市場行不行?”薊州綠食集團辦公室主任楊雪松回憶,“我們多次商議,後來經多方聯繫,獲悉有一家出口商專門從事鮮食水果出口,我們立即和對方對接洽談,最後決定由這家公司牽頭,把盤山磨盤柿出口加拿大。”

柿子是鮮食水果,在我市尚沒有出口先例。要出口需獲得兩個證書:出境水果果園註冊登記證書、出境水果包裝廠註冊登記證書。

“為讓盤山磨盤柿儘快出口,在出入境檢驗檢疫部門大力支持下,我們興建了出口柿子標準化種植園,聘請果樹專家指導果農們,使盤山磨盤柿質量達到了出口標準,獲得了出境水果果園註冊登記證書。”王士光介紹説。

“緊接着,我們就在薊州開發區興建了這座高標準的保鮮中心大樓,完全按照相關標準興建,獲得了出境水果包裝廠註冊登記證書。”薊州綠食集團生產部經理吳東亮補充説。

兩扇大門一開,盤山磨盤柿出口一路綠燈。

2017年12月16日,首批盤山磨盤柿順利抵達了加拿大温哥華,成功通關,受到了當地居民的熱烈歡迎,這是盤山磨盤柿首次踏上“楓葉之國”。緊接着,第二批、第三批、第四批盤山磨盤柿也相繼抵達了加拿大。2017年,盤山磨盤柿出口量達到了80噸。

在保鮮中心大樓,工人們正把一箱箱保健醋裝車外銷。

“這可不是普通的醋,它是由柿子加工成的保健醋,很暢銷啊,這是我們消化盤山磨盤柿的第二招。”盧光笑着説,“我們把出口外形不達標的柿子加工成保健型柿子醋,年產量已超過20噸,每瓶售價15元,為果農增收又闢出了一條新路。”

“收購農户柿子,表面上看是我們企業自己在做,其實後面有區委、區政府的大力支持。去年我們收購柿子,一手收貨,一手付錢,不給果農打白條,但企業資金有限,區政府有關部門及時提供了幫助。”楊雪松讚歎地説。

“建保鮮中心大樓的資金,也是區政府有關部門幫助申請項目獲得的。政府支持我們,其實是為了幫助全區果農。去年我們收購的50萬公斤柿子,通過出口、深加工等多種途徑共為果農增加收入200多萬元。”吳東亮説。

“我們剛剛和出口商洽談好,今年要將盤山磨盤柿出口量擴大到250噸左右,幫助更多的果農增收致富。”盧光堅定地表示。

連日來,在薊州區穿芳峪鎮芳峪村果園裏,一棵棵枝繁葉茂低矮的柿子樹,讓果農們分外歡喜。

果農陶建興高采烈地説:“這是一種脆甜柿子樹,是用外地柿子樹嫁接的,已經成為了我家的‘搖錢樹’。去年國慶節,每公斤柿子賣到了10元,全家人特高興,今年還要把剩下的老柿子樹全部嫁接完。”

村負責人李寶貴説,嫁接後的脆甜柿子味道更甜、口感更好,還不需人工脱澀,採摘下來直接吃,特省事,售價比傳統柿子高出好幾倍。

“脆甜柿子樹還有一大好處呢,就是樹矮下來了,由原來的6—7米高,一下子降到了2米,我們不用再爬高採摘,也不會被摔傷了。前些年,因為柿子樹高,需要爬高到樹上採摘,又因柿子樹樹枝特脆,一不留神就枝斷摔人。現在好了,一伸手就能採摘了。”陶建笑着補充説。

薊州區林業科技推廣中心主任劉金明介紹,近年來,薊州傳統柿子滯銷、價格走低。為幫助果農增收,自2012年開始,從外地引進了可直接鮮食的脆甜柿子樹種,區政府提供資金無償給果農嫁接。截至2017年底,全區共嫁接了5000多畝,惠及2000多户果農,每户果農年收入平均增加了1萬多元。

初夏時節,薊州區農林部門負責人和林果專家們奔走在北部山區,走訪果農,鼓勵發展林果種植。

“十九大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最受益的是咱老百姓。林果產業是咱薊州農村的一大主導產業,也要全面振興。”薊州區林業局局長金玉申緊握着果農李勝的手説道,“今年要充分利用‘出口、嫁接、深加工’三駕馬車,讓漫山遍野的果樹成為咱果農們的‘搖錢樹’!”(陳忠權)

責任編輯:劉曉飛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