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傳部委託新華通訊社主辦

保康縣堯治河村:推進鄉村振興 實現共同富裕

2018-08-21 18:44
來源:襄陽日報

 

堯治河因堯而名——相傳堯帝“其仁如天,其知如神”(《五帝本紀》),在其得知有條惡龍危害堯治河一帶子民之後,派遣兒子丹朱前往降伏,並通過治理河水讓丹朱養性修善,終使一方百姓迴歸安寧。

傳奇續千古。如今的堯治河,卻是因美而名。這裏,山水美,礦區美,庭院美,村容美,就連天上飄的白雲也美,人們呼的空氣也美,村裏無處不是景區,無處不是氧吧。山空靈,水清潤,樹滴翠,鳥歡唱……走進堯治河,就走進了現代版的世外桃源——

村裏村民別墅成片,地下磷礦科學開採,河谷電站梯級開發,堯帝神峽曲徑通幽,野人谷中靜水流深,石草坪上梯田層疊,滴水巖下太極養生館清靜恬適,棃花山彎文體中心別具一格,三面窪裏村級寄宿制小學美如花園,戴家灣、老屋溝地質公園樹高草綠;還有容聲光電一體的中國磷礦博物館,集傳統農業器具蒐羅、農事體驗大成的農耕博物館,顯古色古香的堯文化傳播研究院,擁有喀斯特地貌奇觀的老龍宮、野人洞;另有正在打造的馬黃溝高端文化旅遊渡假區,龍池高山濕地公園,利用磷礦採空區設計的地質博物館、防空博物館、白酒博物館、勵志文化館等項目建設更是如火如荼……

一個地處神農架、房縣、保康三地接壤的邊遠村,一個最高海拔點1700米、版圖面積33.4平方公里僅有163户、664人的高山村,一個祖祖輩輩貧窮、建國30多年後仍然“吃返銷糧,用救濟款”的極貧村,自1988年至今不到30年裏,卻奇蹟般地走出了一條令人嚮往的共同富裕之路,把偏僻、高寒、貧困之巔建成了“中國十大最美鄉村”、“中國十大幸福山村”、“中國最美休閒鄉村”、國家生態旅遊示範區、“國家4A景區”、“國家綠色礦山”、“湖北省地質森林公園”,連續三屆被評為“全國文明村”。

 

“如果把資產賣光,沒有了集體經濟,誰拿錢搞村裏的建設?誰來給羣眾辦好事?誰還信任我們村幹部?”——堯治河發展的定力來自於堅持帶領羣眾走發展集體經濟、實現共同富裕之路

 

1

堯治河的發展起步於上世紀80年代末,依靠村支兩委幹部團結帶領羣眾艱苦創業,開礦辦電,苦幹10年,實現了初步脱貧致富,村集體也有了部分積累。

這個時候,民營經濟大潮湧起,上級領導要求堯治河順應“縣域經濟民營化”大勢,將村集體磷礦、電站改製為民營。村裏一些有頭腦的人,甚至已經備好了購買礦山的資金;個別村幹部也躍躍欲試,準備牽頭承包經營磷礦和電站,並信誓旦旦保證:“繳夠國家的,確保集體的,餘下的算自己的”。

上級有要求,村裏能人有願望,班子內的成員有想法……村黨支部書記孫開林卻硬是不開這個口子,堅持不改制、不承包、不整體出售礦山和電站,鐵心要把集體的資產放在集體的“賬本”上,帶領羣眾走發展集體經濟、實現共同富裕之路。

在村支兩委會上,孫開林引導大家一起回顧劈山修路、開礦辦電、艱苦創業的歷程,一起回憶致富路上鄉親們的辛苦付出與鼎力支持,然後擲地有聲地講:“如果把資產賣光,沒有了集體經濟,誰拿錢搞村裏的建設?誰來給羣眾辦好事實事?誰還信任村黨委和我們村幹部?”

他鏗鏘有力的“三問”如三記重錘,一下子敲醒了一些班子成員的“異夢”,使村裏的“領頭雁”們首先統一了思想,穩定了人心,明確了方向。

2

當然,許多村外人並不明白孫開林的心思,有的好心朋友還為他算了一筆大賬。如果搞民營,作為村裏的“當家人”,他肯定拿得到品位高的好礦,再攜手親朋好友搞“單幹”,一定會成為全縣首富。

可是,孫開林卻寧願不當這個“首富”,也要堅持帶領羣眾走集體經濟發展之路。他曾無數次飽含深情地向來訪客人講述過這樣一個故事——

創業初期,他與村支兩委成員帶領羣眾興修馬面河二級電站攔水大壩,靠肩挑背馱把500餘噸鋼筋水泥、2萬餘方沙石料從峽谷小路運到工地。經過艱苦奮戰,大壩建成在即,一場特大暴雨形成的巨大山洪,卻把大夥的努力衝得一乾二淨。正當一些班子成員嘆息絕望之際,全村600多村民,上至70多歲的老人,下至六七歲的學生,沒有人號召,紛紛從七溝八梁間彙集到工地,默默參加義務勞動。正放暑假的孩子們力氣小,哪怕是搬一小塊石頭也要加入到大壩重建中來,年邁的老人則全天守在工地為大夥燒水做飯……通過全村老少齊心協力,電站大壩重新屹立在了馬面河上。

“這麼好的羣眾,如果丟下他們只顧個人致富,作為黨員幹部,我們將永遠心無安處,我們就不配做幹部!”

這麼多年來,孫開林與村黨委(2004年成立村黨委)一班人總是把羣眾的“好”記在心間,把在建設與發展關鍵時候鄉親們的鼎力支持記在心間。為此,村裏始終保持着發展集體經濟、實現共同富裕的定力,不為發展中的這“熱”那“熱”所左右,保持着一份樸素而堅定的信念,一門心思地把力量用在村裏,把發展放在村裏。

3

一個時期以來,城市房地產持續紅火,很多瞭解堯治河實力的開發商,甚至從保康走出去的領導同志,都力邀或建議孫開林帶着隊伍進軍房地產業,搞多元化經營。有的提出只借堯治河的“牌子”無需投資多少,有的慷慨許諾幫助拿最好的地塊、給最優惠的政策。可是,孫開林在村黨委會上堅定地講:“隔行如隔山。我們堯治河靠開礦、辦電起家,吃的是本土飯,乾的是‘直巴’活,這‘熱’那‘熱’都抵不上我們把堯治河的建設搞‘熱’。我們堯治河的勁兒要使在堯治河的土地上,我們堯治河的資金要投在堯治河的建設上。”

信念如金。29年來,堯治河用於集體經濟發展、企業併購、村民福利和公益事業建設的總投入突破50億元。

村裏建設與發展的盤子大了,用錢的地方自然就多。如何把有限的資金用在刀韌上、用在後勁上、用出效益來?考驗的依然是村黨委一班人的定力。

2010年,上級考慮保康磷礦資源雖然豐富,但進行深加工建廠沒有好的地盤,便協商在襄陽近郊建設磷化工業園,發展“飛地經濟”。上級首當其衝地鼓勵堯治河去投資建廠,村黨委一班人經過慎重研究,認為村裏正在近便的馬橋鎮,投資4億多元建設磷化工業園,如果再到襄陽投資建廠,不僅會造成重複投資,還會大幅增加磷礦運輸成本,得不償失。於是,村黨委決定不盲從、不跟風、不唯上,堅持把發展重點放在自有實力的可控、可為上,有效避免了重大浪費與損失。

而在縣屬企業改制的機遇面前,村黨委則正確把握髮展大勢,毅然出資2.7億元,併購了總裝機1.8萬千瓦的5座縣辦水電站及縣酒廠、棗陽大漢光武酒業及村域以外的一批磷礦企業,為做強村辦企業、增添發展後勁、壯大集體實力奠定了厚實基礎。

太極養生館本是村裏的重大招商引資項目,但投資方一拖5年不予追加投入,搞成了市、縣重點督辦的爛尾工程。村黨委在2016年春節後的經濟工作會上對此專題研究,認為隨着村裏旅遊業的崛起,旅遊旺季遊客住宿接待已成老大難問題,如果養生館遲遲不能竣工,不僅影響的是村裏旅遊業的發展,也有礙於堯治河“最美休閒鄉村”形象。於是,經與投資方多次磋商,請評估機構評審,以2000萬元果斷回購該項目,追加8000多萬元投資,組織得力專班負責項目續建。經過一年多的緊張施工,於今年“五一”正式投入營運,到7月底三個月時間就接待來自北京、山東及省內遊客近3萬人次。

4

這些年來,但凡到過堯治河的人們,都有一個共同感受——村裏抓發展的定力強、底氣足,村幹部幹事創業的精神面貌好、辦法多。的確,堯治河的幹部無論是赴京進省跑項目,還是到外地招商引資引智;無論是到金融機構爭取發展資金,還是到職能部門報批諸種事項,總是神采奕奕,信心滿滿,定力超強;根本勿需請客送禮,勿需使用什麼“潛規則”,都能比較順利地把事情辦好;村裏的旅遊發展事宜甚至被湖北省旅遊委列為特事特辦“直通車”。

對此,村黨委副書記、堯治河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王定旭一語破的:“以集體的名義去辦事到哪兒都覺得堂堂正正;去辦公家的事到哪兒説話都有底氣,都講得通道理,都贏得到支持。”

這,就是堯治河的本色所在——走集體經濟發展之路,就能有強壯的發展氣場,就能保持好的發展定力,就能與鄉親們攜手共奔富裕。

 

變賣資源為賣產品,變賣產品為“賣”風景,變“賣”風景為“賣”文化——堯治河發展的活力來自於與時俱進的轉型探索和對可持續發展的不懈追求


 

5

磷礦,固然是堯治河走向富裕的根本資源,但礦是不可再生資源,即便是村裏尚有數千萬噸儲量,也總有挖盡的那一天。那麼,堯治河的發展現在靠什麼提質增效?堯治河的子孫後代未來靠什麼創造幸福生活?這一直是村黨委思考、探索並在實踐中凝心聚力所做的一篇大文章。

文章要破題,自然是礦石。村黨委清楚,挖礦賣礦村裏僅僅掙了個“力氣錢”,而外地磷化工企業把礦石買去每深加工一次就賺十幾倍、甚至數十倍附加值。必須改變原礦原賣這種簡單生產方式。孫開林帶領村黨委一班人多次外出考察磷化工產業發展情況,瞭解市場、技術、人才信息,深感磷礦深加工沒有技術人才就是“痴人説夢”,沒有巨量資金投入就是“空中樓閣”。

方向對頭,決心已定,思路就是出路。村黨委決定,不惜代價聘請專家、引進技術、培養人才。他們一方面建立院士工作站,請“兩院”院士趙玉芬、裴榮富、胡永康到村指導技術,用高薪“挖”來磷化工專家,系統提供磷化工產業發展技術支撐。另一方面,分批選送有文化的年輕職工走出去學習技術。僅此一“請”一“送”,村裏就花了6000餘萬元。

接着,村裏又掏出全部積累,抵押集體資產到銀行貸款,動員幹部職工及村民入股,共計籌措資金4.2億元。2009年新春伊始,在距村25公里的馬橋鎮紅巖灣,一座佔地256畝、可生產黃磷、赤磷、五鈉、磷酸鈉、次磷酸鈉、氯偏鈉等10個磷化工系列產品的堯治河磷化工業園,轟轟烈烈地動工開建了。由於有各路技術專家現場指導,僅用一年時間,一期年產1萬噸黃磷車間即順利投產;2012年,總產量3萬餘噸的赤磷、五鈉、氯偏鈉等7個產品相繼投產。其中,次磷酸、次磷酸鈉等產品俏銷美國、瑞典、東南亞等國際市場。

説到生產的紅火,紅巖灣化工廠廠長助理樊光普抑制不住內心的喜悦:“生產高峯時,全廠450名職工晝夜加班加點,10個產品實現了全部達產,年工業產值達20億元。”

村黨委副書記、股份公司董事長許列奎更是搬着指頭一筆筆算賬,他説出來的結論是:通過加工轉化,10個產品綜合算賬,每噸礦石增值達12倍,工業園一年賣磷化工產品的效益,超過了全村14個礦點一年賣礦石的效益。

磷化工業園開發的成功,更加堅定了村黨委“變賣資源為賣產品”的決心和信心。

村裏的磷礦運輸一直分南北兩路,從北路運出山的礦石,有一部分被房縣華興磷化工業園包銷。一天,孫開林在查閲生產報表時,發現“華興”包銷的礦石量急驟下降,細一打聽,得知是其生產經營出了問題。

俗話説“吃着碗裏,看着鍋裏”,孫開林感覺機會來了。他立馬帶人前往瞭解情況,果然,對方向他發出了合作邀請。孫開林喜出望外,他早就在考慮,馬橋紅巖灣磷化工業園雖然生產紅火,但那裏環境容量小,產品外運成本高,而房縣高速公路即將開通,“華興”廠地開闊,在此養“雞”生“蛋”大有可為。他當即誠懇表示願意合作發展。回村後,他在黨委會上講了投資房縣、擴大磷化工加工規模的想法,得到了班子成員的一致贊同,隨即決定投資1.2億元,買斷“華興”部分磷化工企業。經過更新技術設備,加強生產管理,堯治河在房縣磷化工業園內的磷產品深加工,每年消化礦石30萬噸,為村集體增收2億多元。

6

“轉型發展是個大課題,也有個認識上的漸進過程。”孫開林坦率地講,“2004年,投資320萬元買斷鄰近的野人谷、野人洞(隸屬房縣)景區50年經營權,以及後來陸續投資2億多元開發堯帝神峽景區,基本初衷是想借助發展旅遊,吸引外來遊客促進新農村建設中的環境改善和村民生活方式轉變。”

囿於自然地理條件,堯治河村民世代遠離城市文明,傳統的生產生活方式,使村民一直保持着“豬圈雞籠挨屋根,生活垃圾順手扔”的習慣。即便是村裏統一建了別墅小區,出台了環境衞生管理辦法,但仍難有效解決農户衞生條件差的問題。分析原因,就是因為沒有一種無形的外部監督。

為此,孫開林與班子成員商量,提出開發馬面河,用發展旅遊的辦法,吸引外來遊客進村,影響和鞭策村民轉變生活習慣,從環境衞生這個“根”上讓新農村面貌真正“新”起來。

想法擺出來後,與他並肩共事30年、彼此知根知底的許列奎,怎麼也想不通孫開林的“異想天開”。他説:“打通馬面河的公路,形成全村循環,這事我贊成。但搞旅遊,一次性投入那麼大,見效週期那麼長,村裏的其他發展也要錢,搞潑了,這個風險怎麼擔?”

孫開林深知老搭檔的善意。他給老許也是給大夥解釋説:

“從近裏講,搞旅遊引人氣,助推新村真正‘新’起來。村裏花大力建別墅小區,解決羣眾住得好的問題,村容村貌上了檔次,卻沒有人來欣賞。如果把旅遊發展起來,城市裏的遊客來看堯治河的景,來看堯治河的環境,就等於是用眼睛提供了一種無形監督,村民的衞生環境就會逐步好起來。往遠裏看,旅遊資源是堯治河的第二大資源,堯治河不僅山水好、植被好、空氣好,而且堯文化深遠,甚至還可以把磷礦採空區搞成風景、搞成看點。另外,村子處在武當山、神農架旅遊的節點上,將來周邊高速公路貫通,遊客量加大,人們路過堯治河而沒有景看,白白讓好的旅遊資源浪費掉,這是我們現在當幹部的一大憾事。再説了,我們這輩人過了,後代們再把磷礦開盡,如果將來沒有優勢產業作支撐,子孫們真該罵我們端‘子孫碗’了。所以,搞旅遊必須想到長遠,抓在眼前。”

孫開林分析透徹、深入淺出的一席話,消除了老許的擔心和大夥的疑慮。

7

説幹就幹,幹就幹好。村黨委專門組建堯神生態旅遊有限公司,請來高端旅遊規劃專家,按照馬面河的自然景觀分佈與堯帝傳説故事,精心設計打造“三湖五峽七園九灘十瀑二十四橋”系列景點,形成了一峽多景、步步是景的獨特景觀;並將馬面河改名為堯帝神峽,以此擴大景區知名度。在景區建設中,為了不破壞峽內的自然生態,對全長8公里的遊步道,採取落地與棧道、與吊橋、與攔河壩相結合的辦法,不砍一棵樹,不挖一塊石,依山就勢,隨水附形,精緻鋪建。為了防止水土流失,用鋼筋焊接筐籃,就地取材,裝上河裏的卵石,碼放於遊步道山根一側,形成集過濾山水、遮擋泥土、美化遊道等多種功能於一體的“風景牆”,既生態環保,又符合本土特色;對沿峽10公里的旅遊公路,則緊貼山岩鑿石鋪築,開鑿了總長3.6公里的12條隧道,不僅保護了自然景觀,還增添了一道“創業景觀”。

村裏立足發展全域旅遊,在投資3.45億元突出打造野人谷、野人洞和堯帝神峽樣板景區的基礎上,又先後投資2.3億元,開發了老龍宮、中國磷礦博物館、農耕博物館、太極養生館、棃花山自然風景區等一批設施配套、景觀相連、富有個性化的系列旅遊產品。同時,他們還把礦區當景區建,把生活區當景區建,通過回填礦渣、修整山體、改造梯田,以及栽植風景樹、花草、藥材等工程措施和生物措施,將戴家灣、老屋溝、雷打巖、石草坪4個磷礦採空區,分別打造成了以“節約苑、環保苑、和諧苑、生態苑”命名的地質公園和高山農業觀光園;按照“村在園中,廠在綠中,房在花中,人在景中”的思路,把滴水巖、龍門口兩片村民生活區建成了花園式住宅區,成為既是可供遊覽的景區,又是可為遊客提供食宿的休憩區。他們甚至別出心裁,把村裏的6個自來水廠和5個污水處理點也建成了小景點、小花園、小生態園;把為填溝造地(建設場地)挖取土石方遺留下來的小山頭也建成了石徑盤桓、亭閣飛檐的觀景台……

如今,走進堯治河,就是走進了“畫”中。去年以來,前來觀賞這幅秀麗“畫卷”的遊客達56萬人次。旅遊,不僅徹底改變了村裏衞生環境,而且帶動了農户三產發展,村民們比着開辦“農家樂”,比着把衞生環境做好吸引遊客食宿。2016年,全村旅遊業綜合收入突破2.5億元,成為名副其實的繼磷化工之後的第二大產業。

8

可是,堯治河村黨委一班人並不滿足現有景區開發和景點建設。孫開林説:“把風景資源簡單開發成景區景點,這不是旅遊。旅遊中有文化,只有融合進文化的旅遊才是真正意義上的旅遊,才能稱其為旅遊業。”

那麼,對於堯治河這樣一個深山村,怎樣才能深化旅遊業的文化內涵?孫開林提出的構想實在而可行——要讓遊客在堯治河“聽得到堯的傳説,看得到堯的故事”,不枉祖上賦予的“堯”名。

他們從“堯”字做起,組織“尋堯”專班,查閲數百萬字有關堯帝的歷史文獻與專家學者研究成果,獲知堯帝出生於河南堯山,工作生活于山西臨汾。禪位於舜後,年邁的堯帝到堯治河一帶尋找兒子丹朱,並在此發明圍棋,與子對弈,進一步磨練丹朱心性。據此,孫開林先後帶隊兩赴堯山,三到臨汾,與當地堯文化研究專家深入探討堯帝的歷史作為及堯帝文化的根脈、起源、傳承與影響,並邀請堯文化專家到堯治河實地考察,提出建議,豐富打造堯帝文化品牌的思路。

根據堯文化學者提供的歷史資料,2014年,村裏興建了全國首座堯文化傳播研究院。接着,又與人民日報《人民論壇》雜誌社聯合舉辦兩屆“堯文化與中國夢高峯論壇”,與中央電視台聯合舉行由聶衞平、常昊為裁判的“堯帝杯”全國業餘圍棋公開賽,深入挖掘、推介、宣傳堯帝文化;村裏還統一製作“百堯石”中堂,建設堯帝故事文化牆,讓村民在潛移默化中領悟、傳播堯帝文化精神。

與此同時,村裏把堯文化切實融入到旅遊建設之中。以堯帝創立的農耕文化為依託,興建農耕博物館,搭建集堯帝文化、荊楚文化、鄉土文化於一體的堯舜文化大舞台,定期向遊客提供豐富多彩的“旅遊文化大餐”。在堯帝神峽峽口,一塊巨大的臨摹歷代帝王墨寶的“百堯石”,已經成為遊客“到堯治河一遊”的留影標誌;而峽內根據堯帝故事精緻布建的“尋子園”、“對弈園”、“降魔園”、“部落園”等景觀更是引人入勝。目前,村裏正在根據專家建議,對全村12個公路隧洞依次把堯帝的傳説故事,以圖文形式鐫刻於隧道洞壁,每個隧洞則以堯帝生平節點漸次命名,用聲光電予以繪聲繪色地描述,形成一道遠古文化與現代文明相融合的獨特人文景觀。

對開礦形成的數十公里的地下礦洞,村裏也不“放過”,孫開林充滿激情地講:“我們要讓礦洞成為礦區二次增值的重要載體,讓遊客在堯治河感受到‘地面處處是風景,地下處處有文化。’”眼下,他們利用礦洞這一獨有資源,在地層規劃布建的白酒博物館、地質博物館、勵志文化博物館、探洞運動體驗休閒館等項目正在緊張施工。

不僅如此,村裏還以“文化特色小鎮”、“森林小鎮”建設為風向標,與北京天賦集團合作,引資6億元打造馬黃溝高端文化旅遊項目,目前已進入規劃評審,基礎設施建設全面啓動。該項目運用“文化+旅遊+特色小鎮”開發模式,融文化產業與休閒旅遊、國學文化、傳統技藝、電子商務於一體,打造聚集高端要素的文化產業綜合體,走以文化要素提升產業層次、推動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既傳播先進文化,又發展產業、增加效益。其獨特的開發理念和運營模式經媒體報道,在業界引起了不小轟動,北京、香港、雲南的投資界“大咖”和眾多企業家給予高度評價和關注,可謂“開建即火”,前程似錦。

日前,幫助堯治河申報創建國家5A景區的北京江山多嬌文化旅遊規劃設計院,在全面瞭解村裏的旅遊發展作為之後,改變了原來他們認為“缺乏唯一性和獨持性”的評價,稱讚堯治河礦區、景區、生活區“三區”融合發展有特色、有創新,對幫助申報和創建國家5A景區充滿了信心。

“如果5A級景區創建成功,堯治河每年的遊客將突破100萬人次,旅遊綜合收入將達10億元以上。到那時,我們就把磷礦封存起來留給子孫後代,靠永不貶值的旅遊產業,真正實現轉型發展、綠色發展、和諧發展。”

這是孫開林代表村黨委對不遠未來的美好憧憬,也是他對實施“三變”(變賣資源為賣產品,變賣產品為“賣”風景,變“賣”風景為“賣”文化)、做活轉型發展大文章的美好歸納。

 

分房子,分股份;辦“三福”,扶貧困……村裏的發展每前進一步,村民的福利就提高一份——堯治河發展的魅力來自於始終秉持共享發展的理念和發展為民的樸實情懷

10

“地無三尺平,出門路難行。”這是堯治河地理環境的真實寫照。過去,全村160多户人家,哪兒有緩坦的地勢就在哪兒落腳生根,傳統的土坯房分散在七溝八嶺間,形成了5個村民小組,既不方便村民出行辦事,也不方便村裏統一管理和服務。一些住得特別邊遠的農户一旦出現意外天災人禍,村裏幫助處理都不知道情況。這一直是掛在村黨委一班人心頭上的一件大事。

2004年,黨中央提出了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的號召,村黨委以此為契機,聘請規劃設計專家,由村集體統一出資5200萬元,在水源好、地勢緩的村南龍門口、村北滴水巖,按照“一片一區,一區一景,一景一特”的佈局,集中興建了160棟村民別墅。

小區設計既連户成片,又單門獨户,一式二層小樓,上下240平方米左右;並統一配建用電、用水、有線電視、互聯網等生活設施,依地就形建設活動廣場、花園、綠帶;為方便農户養殖,還特意在小區適中位置統一建設豬圈、雞舍,內設煮豬食的灶台、放飼料的雜間;同時,結合村莊綜合整治,投資3000餘萬元,建設5處污水處理系統,確保小區生活污水集中處理。

談起村民小區建設,村黨委委員、辦公室主任呂泳和如訴家珍——

小區建設共需用地3萬多平方米,可龍門口與滴水巖適宜建房平地不足2萬平方米。對此,村裏用礦渣填墊溝壑、“生”地建房,累計填墊礦渣130多萬方,並用礦渣打粉制磚制砂,變廢渣為建築材料,不僅解決了無地建房問題,還為礦渣處理找到了出路,實現了生態、經濟、社會“三效”共生。

小區建起後,為了公平公正分房,村黨委根據家庭收入與人口狀況,研究制定了既剛性又充滿温情的辦法——家庭成員在本村企業上班,年工資收入超過8萬元的,不享受補貼;家庭成員在村企上班,年收入在2—8萬元之間的交2—6萬元;對既無家庭成員在村企上班、又或者因病因災因智而經濟條件差的12户村民,則享受免費入住政策。

如今,堯治河在行政建制上的村民小組已經名存實無,原來住在“老山間”裏的126户村民,集中遷居至小區別墅,成了住在農村裏的“居民”,像城裏人那樣享受着現代化設施帶來的生活便利。

在滴水巖小區,一身新衣的村民胡國玉美滋滋地説:“我們做夢都沒想到能住上這樣‘亮颯颯’的房子,過去住土房子,把人越住越土氣;現在住洋房子,不穿乾淨點就覺得與房子不般配,想不洋氣都不行。”

11

如果説“分房子”使村民一次性享受到了集體經濟的“大餐”,那麼,“分股份”則讓村民實現了“長流水”式的領取集體工資的待遇。

用股份制發展經濟,堯治河實踐早、嚐到的甜頭早。創業初始,開礦辦電缺資金,村裏的辦法就是募股。一路走來,村黨委在探索中充分感受到了股份制在集體經濟發展、村民共同富裕中的獨特魅力,它不僅可以確保村集體企業治理結構清晰、規範,更有着凝聚全體村民、員工關心企業發展的巨大作用。為此,在集體經濟壯大之後,村黨委更加註重把“股”用活用好,通過創新股份分配方式,實現集體與村民共富更加公平、更有質量、更可持續。

在股份配比中,首先確立集體“公有”地位,村集團公司佔股36%,為最大股東,居絕對控股地位。餘下64%的股比,則為集團分公司和2000多名企業員工、600多名村民所有。村裏要求全員皆“股”,但並不是誰錢多就可以多購股,誰錢少或誰沒錢誰就少購股或不購股。他們設置了個人上限不超過50萬股、下限不低於20萬股的標準,對於部分經濟條件差、下限難以達標的村民,則由村集體墊錢幫其入股,再從每年分紅款中抵扣償還。這樣一來,既杜絕了少部分人股比過大、分紅過多的問題,又確保了全民參股、利益均沾分配機制的合理。

2013年,村黨委決定拿出500萬股無償分配給村民,目的是進一步增強村民集體榮譽感。在確立股份分配條件時,他們根據村民履行職責義務、遵守村規民約、家教家風等情況,列出23條具體評分標準,由村委會逐户逐人評定打分,得1分便分5000元股份。在村民獲益的同時,有效推進了村風民風建設,增強了村民集體感、歸屬感、榮譽感。

如今的堯治河,家家有股份,人人是股民,每年每户平均從集體企業獲得的分紅收入超過5萬元。

12

集扶貧、服務、福利於一體的“三福”公司,創辦於1996年。當時,村裏拿出30萬元啓動資金,挑選責任心強的黨員陳隆萬擔任經理,對村裏有“力”無“智”的22户智障人家進行幫貧扶困,組織和引導他們修護村級公路、種植藥材增收脱貧。

至今21年過去了,陳隆萬已是65歲的老人,經他帶領公司員工幫扶的農户早已實現了脱貧致富,而他卻仍然擔任着“三福”公司經理。他現在管理的19名智障者,被村民們稱為園林隊。也就是説,這些智障者成了村裏的“園林工人”,他們有着一份穩定的工作,更有着一份可靠的收入。每天出工由“三福”統一組織,根據工作量記分,一天完成10分工作量,便可收入100元。

2016年,這19人從村會計、三福公司副經理章治蘭那裏領取了47萬元工資,人均2.47萬元,加上村裏配送的股份分紅,每人年總收入都超過了3.5萬元。同時,村裏在為他們購買除與全體村民一樣擁有的家庭財產保險、人身小額保險、村民養老保險、合作醫療保險之外,還專門為每人購買了一份人身意外保險;“三福”公司則為他們提供勞保用品、就餐就醫、財物管理、保險辦理等服務,使他們生活得有滋有味有尊嚴。

誰能想到,曾經力氣無處使、生活自理難的智障者,如今卻成為有活幹、有錢拿、有各類保險的村級“藍領”。

隨着村裏生產生活設施日益完備,“三福”公司還擔負着小區衞生保潔、旅遊公路清掃、石草坪農業觀光園種植管理等任務,而他們也不僅限於引導智障者務工,對年紀稍大、體質較弱的村民,只要身體許可、自己願意,都可到“三福”務工增收。目前,僅固定的保潔員就有22名,按勞取酬,收入穩定。村民在家門口打工,既方便照顧家庭,又無額外生活開支,出工靈活,工作愉快。

13

堯治河村民的好福利由來已久。早在上世紀90年代中期,村裏就為村民減免了“三提五統”、農業税、9年義務教育學雜費,並實行升學獎勵制度,對凡是考取高中、大專、本科和研究生的學生分別給予4000元、6000元、8000元、10000元的學費補貼。

集體經濟發展起來之後,村裏在公益設施建設、村民福利配套方面緊緊跟進。統計顯示,29年來,村裏用於公益設施、福利事業建設的資金總額達4.6億元。

比如,為讓村裏的孩子享受到優質教育資源,先後投資1600多萬元,3次對校園進行改造升級,形成了花園式教學樓。教學樓內現代化電子教學設備、圖書室、活動室、寄宿寢室、食堂餐廳、空調熱水應有盡有,且學生全部免費食宿,成為城市學校舉辦夏令營的必看景點。

再比如,村民的各類保險全部由村集體買單,員工的“五金一險”企業出資部分,一分不少,按月交足;對村民及員工患大病、村裏老人去世,村集體的賬本上專門有着“大病救助”備用金、撫卹金的細目;對“兩個文明”建設有功者,村裏設立專門獎勵基金,每年都對勞動模範、創業先進個人、十佳職工、十佳妯娌、和諧家庭、優秀兒女等實行物質褒獎。

還比如,對村民共享的公益設施建設,村裏更是捨得投入。29年來,用於村級公路、輸變電、自來水廠、有線電視、移動信號基站、村民廣場、村民講堂、污水處理與垃圾集中清運等設施建設的資金達5億元。

14

“人民羣眾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就是我們的奮鬥目標。”這麼多年來,堯治河村黨委在凝心聚力發展集體經濟的同時,始終把羣眾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利益放在心中,抓在手上,落在實處,讓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羣眾,具體踐行了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精神,生動詮釋了“增強人民獲得感”的內涵。

發展才是道理,發展才有魅力。堯治河熠熠生輝的發展成果,堯治河人幸福美滿的笑容,折射出的正是這片靈山秀水發展的魅力。

 

只允許説“做得好,落實得了”,不允許説“我不管,我不當家”——堯治河發展的能力來自於黨委一班人敢於擔當的行為自覺和乾淨做事的永恆法寶

 

15

堯治河建設的體量那麼大,開發的景區那麼美,發展的實績那麼好,許多人在感嘆之後,都不禁要稱讚村裏領導班子的能力與水平,都不禁要發問他們善作善成的法寶是什麼?

對此,孫開林的回答簡潔而有力:“黨建是根本,擔當是標尺,乾淨是本色。”

16

29年來,堯治河的黨組織不斷壯大,由單一的村黨支部到與鄰近的天花、白果兩村成立聯合黨總支,再到2004年被縣委批准成立村黨委,黨員隊伍由當初的17人發展到現在的228人。隨着企業規模擴大,員工增多,村黨委抓黨建帶隊伍促發展的力度也持續加大,堅持企業辦到哪裏,黨組織就建立到哪裏,黨的活動就開展到哪裏,黨的先進性就體現在哪裏。

根據總體發展需要,他們實行村黨委、村委會、堯治河集團有限公司“三塊牌子,一套班子”的管理模式,對村域內外的24家分公司(企業)普遍建立黨支部,村黨委12名成員交叉任職,分別兼任分公司(企業)黨支部書記、經理,實現了黨組織建設、黨員管理、黨的活動全覆蓋,確保了村黨委的決策在企業經營中不折不扣地落實。

村黨委認識到,企業有了一定規模之後,黨建引領發展的作用就更加重要。因此,他們始終堅持黨管企業不動搖。多年來,春節後的第一個會議都是村黨委(擴大)會議,就新一年的發展盤子,從目標規劃到實施路徑,從責任分工到績效考核,逐項進行細緻研究,充分吸收大家的意見與建議,最後由黨委集體討論,形成決定。為確保執行落地,村黨委配套出台考核辦法,壓實責任,對企業高管人員每月只發40%工資,其餘60%的工資納入績效考核,完成任務者,除領取全額工資外,另外給予個20%的工資獎勵,硬賬硬結,獎懲兑現。

村黨委副書記席永久分管招商和融資工作,今年村黨委分給他的任務是爭取5億元發展資金。他變壓力為動力,帶領招商引資隊伍長期在外奔波,經過不懈努力,爭取到了北京天賦集團6億元投資規模,使馬黃溝高端文化旅遊項目得以順利實施。

在黨員幹部隊伍建設上,村黨委堅持正確的選人用人導向,唯能力而不唯關係,對優秀員工進行重點培養,吸收到黨的隊伍中來;對優秀黨員選拔到關鍵重要崗位,推薦進入黨支部班子。先後在村民和企業員工中發展黨員127名,選拔優秀黨員幹部69名。

村黨委高度重視黨的活動開展,通過認真開展羣眾路線教育、“兩學一做”活動,提出“哪裏有困難,哪裏有發展,哪裏就有黨員”的要求,不斷強化黨的宗旨教育,促使他們發揮先鋒模範作用。村裏有個精神病患者,所住房子年久失修,可怎麼勸説都不願搬到山下小區來住。村黨委決定在其老房旁邊為他新建兩間住房,藉助“兩學一做”活動,號召全體黨員運送建房所用材料。黨員們組成運料隊伍,利用休息日,用肩扛、揹簍背、籮筐抬,把十多噸磚瓦、水泥搬運到了距公路3裏多遠的建房現場,很快幫助蓋起了新房。

在近年磷化工市場低迷、經濟下行面前,全體黨員幹部沒有一個灰心的,沒有一個離開的,大家堅信困難只是暫時的,平靜應對挑戰,堅守崗位幹事。

村黨委副書記、集團總經理王定旭説:“正是因為村黨委堅持以黨建引領發展、注重發揮黨員示範帶動作用,我們的企業才沒有一個關門的。開門就意味着發展,就意味着堯治河的事業朝氣蓬勃。”

17

在黨委班子成員中,大家都記着這樣一句話:“只允許説‘做得好,落實得了’,不允許説‘我不管,我不當家’。”

這是孫開林對班子成員提出的一個基本要求。話雖樸實,但卻藴含着一種新時代的責任擔當,凸顯着村黨委一班人的“標尺”意識。

堯治河村的黨委分工很特別,由黨委成員兼職的企業負責人,都必須承擔企業所在地一方的管理之責。

2015年8月,村黨委委員、堯治河磷礦經理黃傳寶,在村統一組織的環境衞生大檢查中,因村賓館衞生間被評為不合格,不僅同賓館相關負責人一起受到通報批評,而且作為黨委班子成員,企業駐地在此,沒有擔起監督、管理、提醒之責,被罰扣一個月工資。規矩在前,受到經濟處罰的黃傳寶心服口服,坦率擔責。

一次通報批評,一月薪水處罰,警醒的卻是班子成員中“我不管,我不當家”的甩手掌櫃思想,增強的是全體班子成員對村裏大小事務負責到底的擔當意識。

村黨委委員、力澳礦業經理徐慶平,其管理的礦區分佈在滴水巖一帶,除了全面抓好力澳主業外,他對滴水巖村民小區的管理絲毫都不馬虎。從環境衞生到用電用水安全,從村民素質教育到家風建設,從建立村民家庭檔案到小區紅白喜事操辦……他樣樣事操心,件件事到場,組織和倡導小區70多户人家,每月召開一次村民會議,每月進行一次環境衞生評比,每月開展一次文化活動,把過去落後的小區管理工作搞得風生水起,贏得了村黨委的肯定和羣眾的稱讚。

今年5月,湖北電視台第十五屆“春滿楚天”——全省地方台春節文藝節目展評頒獎塈“文藝家走進堯治河”活動在村裏舉辦,需要一個像樣的文化書院做背景。離現場錄製開播僅有一天時間,文化書院背景卻不盡理想,另選其他背景又與活動主題不附。在此為難之際,孫開林與分管旅遊、機關的黨委班子成員,帶領員工晝夜加班施工,孫開林守在現場督辦直到凌晨4點,建起了全新的文化書院背景,讓節目製作人驚歎不已,讚賞不已。

2013年12月,國土部部署鄂湘川黔滇五省磷礦行業實施“三型礦山”(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礦地和諧型)創建。面對沒有規劃、沒有資金、沒有技術等困難,孫開林要求分管礦山的許列奎、黃傳寶、徐慶平,不講客觀困難,務必要“做得好,落實得了”,讓“三型礦山”創建按時達標來證明幹部的擔當與作為。

孫開林雖然施壓的是礦山負責人,自己卻操心在前,帶領大夥跑京赴省,爭取政策與項目資金,聘請專家上門指導;組織礦山幹部與骨幹員工,赴澳大利亞、新西蘭考察學習礦山治理經驗,讓大家開闊視野,從思想上轉型。接着,開源節流,從集體自有資金擠、從銀行抵押貸,加大配套投入力度,累計投入2億多元,通過3年努力,使全部礦山企業實現了信息化管理、機械化作業、(礦渣)無害化處理。同時,全面實施礦區道路硬化、礦區飲水安全、礦區梯田改造、礦區植被恢復等工程,使“三型礦山”順利通過國家驗收,被國土部命名為“國家綠色礦山”,被省國土廳授予“地質公園”,成為鄂湘川黔滇五省磷礦行業“三型礦山”創建的楷模。

18

在堯治河村黨委成員名單中,一直有着孫開林、許列奎、楊佔傑最早創業“三駕馬車”的名字,後來進入班子的黨委成員也大都在十幾年以上。這麼多年來,他們之中沒有一個違紀的,沒有一個被舉報的,更沒有一個掉隊的。班子穩定、團結、廉潔、實幹,凝聚力強,羣眾公信力高。

在談到辭掉公務員到堯治河一干15年、而且越幹越想幹的原因時,黨委副書記、原十堰市公務員席永久,黨委委員兼村黨政辦主任、原保康縣公務員呂泳和異口同聲地講:“吸引我們的是堯治河有孫開林這個好帶頭人,他一身正氣、廉潔奉公的人格魅力,始終影響和引領着我們團結共事,乾淨幹事。在堯治河這個平台上,搞建設、抓發展沒有雜音,有想法、有問題説在當面,同志關係非常融洽,一起工作心情非常舒暢。”

2015年8月,省委巡視組進駐保康,認為堯治河企業多、經濟總量大,預想會有一些問題,會收到一些信訪件。可是巡視組在保康工作兩個月,卻沒有接到一封有關堯治河的舉報信。巡視組親往堯治河駐紮,卻也無一名羣眾或企業員工上訪。在村集團財務部和村委會會計那裏,巡視組看到了讓他們信服又佩服的兩份收入進賬單:一份是2003年孫開林當選縣委常委,組織上將其身份轉為公務員併發給一份工資,可孫開林讓縣裏直接將這份工資轉給了村集團公司財務部;另一份是2007年以來國家通過轉移支付發給村主職幹部的一份工資,孫開林則讓村會計直接入了集體收入的賬本。到今年7月,這兩筆工資總額達140萬之巨,歸屬卻是村集體。這麼多年來,孫開林堅持只在村集團公司領取相當於副職的一份工資。

作為當家人,一些通過與堯治河企業經營交往的獲益者,在逢年過節時總會送一些禮品禮金,孫開林堅守拒收底線。對於不知情放在家裏的、或考慮以後仍有經營交往不好拒絕的禮品禮金,他一律上交村集體,由村集團公司財務部和村委會會計登記在冊,共達120多筆、350餘萬元。

在做到廉潔自律的同時,孫開林還嚴格管理身邊人,對於因管理失察出現的問題,他勇於擔責,依規認罰,教育和影響大家更好履職盡責,乾淨做事。

2013年,一位建築商承接村裏的工程,私下以高息方式籌措建設墊資。工程建設中,村裏檢查發現存在質量問題,經查是由於其要支付借款高息,便以偷工減料方式減少投入,以期收回高息籌資成本。通過深究,發現為孫開林服務的司機,參與了高息借貸謀利。孫開林得知情況後,專門召開全村幹部羣眾大會,檢討自己對身邊人管理失察問題,宣佈自己認罰一個月工資,責令司機全額退回所收利息,要求大家進一步加強對本人及身邊人的監督。

每年春節,孫開林的愛人李志秀,都要當着孫開林的面把他獲得的各種榮譽證書拿出來,一本一本地精心擦拭一遍。在一大堆榮譽證書中,僅中央、省級黨組織和政府頒發的就有30多本。每次,李志秀一邊擦拭證書,一邊意味深長地看着老孫。孫開林非常明白自己相濡以沫的愛人的用意——那是讓他珍惜榮譽,不忘初心,任何時候都要把路走直,把村裏和羣眾的事辦好。

孫開林説:“這麼多年來,組織上給了那麼多榮譽,個人三次當選全國黨代表、全國人大代表,這既是工作的動力,也是一種無形的壓力。唯有做好自己,帶好班子,幹好事情,才對得起黨組織的培養,對得起人民羣眾的信任。”

19

為了確保乾淨幹事,早於2005年,孫開林就召集黨委成員研究訂立了個人事項報告制度——村領導班子成員在個人經濟收入、建房、買車、家庭成員紅白喜事、私事外出等方面都必須報告村黨委,並進行年度公示,接受羣眾和企業員工監督。同時要求,企業高管不允許在外投資、入股辦企業。

2006年,許列奎的兩位朋友邀他入股一起到棗陽開發膨潤土礦,每年個人至少可獲利40萬元。許列奎如實向村黨委報告,孫開林明確説“不”。他對這位老搭檔不留情面地説:“你是董事長,如果在外另搞一份產業,分散的不僅是個人工作精力,還會開一個不好的頭。如果大家都去另搞一份事情,就會幹不好集體的事情。”老許二話不説,反轉去做朋友工作,讓他們帶着股份把棗陽膨潤土礦引入了堯治河集團,成了村集體企業,使村裏每年增收300多萬元。

這些年裏,村裏項目建設不斷,為了杜絕不廉行為帶來工程質量問題,村黨委規定:決策工程的不管工程,管工程的不驗收工程,驗收工程的不定價工程,定價工程的不付款工程。這樣,伸向工程的“黑手”在每個環節都被斬斷,監管人員也有底氣較真管理,一旦發現質量問題,立馬“掀”了重建,工程承建者心服口服,不敢不把工程質量搞好。 

(郝敬東)

責任編輯:王明瑞

熱門推薦